海曼林地砖

咨询热线电话:13924868490
资讯默认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瓷砖遭遇贸易保护主义 最高被征69.7%关税

中国瓷砖遭遇贸易保护主义 最高被征69.7%关税

文章出处:网责任编辑: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11-11-01 17:52:00

  2011年10月30日12:09来源:CCTV-新闻


  第一、陶瓷业总被反倾销佛山贸易遭遇摩擦

  2011年9月15日欧盟委员会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瓷砖正式征收反倾销税,最高税率达69.7%。而且这项反倾销税2016年到期后,还可以视情况继续延长。

  从今年6月开始,中国瓷砖先后遭遇到了韩国、阿根廷、秘鲁的反倾销以及巴西的直接提高关税。这一系列外国反倾销对陶瓷企业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对行业又会产生怎样的冲击?

  位于广东省佛山市的纳来建材厂,产品积压非常严重,还有更多的积压产品堆放在了厂区外的空地上。张锦良是佛山是纳来建材的总经理,他告诉记者,因为公司的产品主要销往巴西,但是就在今年9月初,陶瓷、纺织等中国制造遭遇到了来自巴西的贸易壁垒,巴西的经销商提前便得知了这一消息,于是纷纷暂停订单,造成了产品的大量积压。目前纳来建材积压的产品按出厂价计算价值达到了1400万元。

  佛山市纳来建材有限公司张锦良总经理说,货物本身是全部出口到巴西的,8月份提高关税以后,到现在货物积压了45万平方,还有一个两万多平米的仓库已经放满。无奈之下,只好把货放到露天的场地。

  和张锦良一样,今年3月,当欧盟对中国瓷砖出作出反倾销初裁以后,许多企业也立刻受到了影响。

  佛山市雅士高夫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彦斌说:“这对整个行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今年有很多企业停窑了。”

  亚洲陶瓷蒲鼎新也表示,自己公司的业务欧盟占30%,今年下降到25%,影响很大。

  广东佛山,是中国最大的建筑陶瓷生产和出口基地。2010年佛山陶瓷墙地砖出口22亿美元,占全国出口总额55%,但是2011年陶瓷行业遭遇多事之秋,瓷砖也成为佛山遭遇贸易摩擦最多的出口商品。

  7月,韩国对华瓷砖反倾销案做出终裁,裁定征收中国瓷砖生产企业一至三成(9.14%~29.41%)不等的反倾销税率。执行期为3年。同一个月,阿根廷启动了对中国出口瓷砖产品的反倾销调查,将以巴西为参照国,提出倾销幅度将为631.63%的巨大数值。8月,秘鲁对来自中国的上釉墙面砖发起反倾销调查;9月,巴西宣布将从中国进口的瓷砖关税直接由15%提高至35%。9月15日欧盟委员会最终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瓷砖正式征收反倾销税。根据欧盟9月终裁结果,除6家企业获得26.3%至36.5%不等的单独税率,120多家参与调查的企业获得30.6%的加权平均税率外,其他1200多家企业均被征收69.7%的惩罚性关税,有效期长达5年。那么69.7%的惩罚性关税究竟意味着什么。

  简一陶瓷有限公司刘海威说,如果裁定30.6%,不准确的计算结果就是每平方会增加10美金左右。竞争优势没有了,国外客人可能会选择其它类型的产品。如果加惩罚性的69.7%的关税,那等于增加了20多美金。

  在刘海威看来,高达69.7%的关税额度,意味着欧盟的陶瓷市场将向“中国制造”关上了大门。佛山的简一陶瓷和广东唯美陶瓷因为相互关联,此次获得了26.2%单独税率,低于加权平均税率。但即便如此,佛山市简一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志林也高兴不起来。

  反倾销之后,各种的关税加了进来。反倾销税的征收意味着欧洲消费者如果再购买中国瓷砖,付出的价格将和欧洲其它产品持平甚至更高,中国瓷砖的竞争力自然就大大削弱了。

  亚洲陶瓷控股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张杨静说,30%的关税是收客户的。比如说以6.5元买给客户,到了欧洲国家,客户要付的就不是6.5,而是6.5乘以30%,即130%,成本是加到消费者头上,公司本身的成本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因为把消费者抑制住了,所以瓷砖销量会降低。

  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显示,目前欧盟已成为中国瓷砖的第三大出口国,出口量占我国瓷砖总出口量的8%~9.5%、出口总值的10%~12%。

  佛山市外经贸局副局长谢伟雄告诉记者,今年1-7月佛山市对欧盟的出口减少了16.7%,从出口量数字来看,从立案到今年的11月,同比来讲,佛山的建筑陶瓷出口到欧盟下降了16.5%,影响还是很大的。

  根据商务部提供的信息,2010年,中国遭遇23起反倾销调查,全球占比33%;中国已经连续16年成为了全球遭遇反倾销最多的国家;从2002年至2010年,对中国发起反倾销最多的5个国家依次是:印度,美国,欧盟,土耳其,阿根廷。

  中国世贸组织研究院副院长、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屠清泉认为,当下这一轮集中的反倾销或提高关税,背后的实质都是贸易保护主义。其实现在针对中国发起反倾销的国家当中,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中国为什么和这两个发生冲突,一是欧美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在衰退,这些夕阳工业很需要保护:而新兴工业化国家,和我们处在比较相似的发展阶段,他么的制造业需要发展空间,所以他们对中国发起的反倾销也比较多”

  第二、采用第三方参照国来计算中国制造业“正常价值”,计算判决有失公正

  对于“倾销”WTO的定义是:一国产品以低于“正常价值”的价格出口到另一国,并对进口国相关工业造成了损害。也就是说,如果欧盟认为中国瓷砖在欧洲实施了倾销行为,那么也就意味着中国瓷砖在欧洲卖的价格比国内还低。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亚洲陶瓷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蒲鼎新表示,中国陶瓷企业,绝大部分是民营企业,而民营有个特点:撒同买卖愿做,赔钱买卖没人做。

  根据世贸组织的规定,如果贸易国双方相互承认对方市场地位,则反倾销的“正常价值”就以被反倾销的本国来计算。但是由于欧美日等经济体拒不承认中国市场地位,所以在针对中国反倾销时,往往采用第三方参照国来计算中国制造业的“正常价值”。此次欧盟针对中国瓷砖反倾销,就是以美国为参照国来计算成本的。

  佛山市雅士高夫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彦斌说:“欧盟人工的工资是我们的四倍左右,他们一半的工人月薪一万块以上,我们这边的平均水平是两三千左右。”

  来自广西的打工者刘芸,现在是一个生产车间的仓库保管员。属于中层干部。她告诉记者,现在每月工薪4000,老公工资则是3000一个月。刘芸的年薪不足5万元人民币,换算成美元也就7600美元。而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最新数据,2010年美国人均年收入为约4万美元,粗略一算,这样的平均收入水平相当于刘芸个人工资的4倍以上,是他们夫妻两人收入的3倍。

  在陈彦斌看来,不仅工资水平中国低得多,在中国物料消耗、生产线的成本方面也比美国低得多。在80年代初,引进一条不到100米的意大利窑炉要超过2000万元,现在两三百米的窑炉用三到五百万元就可以做出来。

  中国最早发明了陶瓷,然而瓷砖却是工业化大生产的产物。工业自动化生产瓷砖的设施设备最早是在欧洲产生,但是仅仅经过30年的发展,中国迎头赶了上来。

  澳翔陶瓷的生产基地,在核心的印刷装备上采用了意大利的喷墨打印技术,而其他的工艺设施基本上都采用了国产设备。

  佛山市中鹏机械有限公司万鹏总经理也告诉记者,作为生产瓷砖的设施,中国曾向意大利学习。经历十多年的探索和研发,中国瓷砖的生产设施已经在性价比上完全可以和意大利持平了。

  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专业副会长黄希然说,他们的装备过去用的是间歇性窑,后面变成连续性窑—隧道窑,不管从窑炉产品的量,还是窑炉的单位产品的耗油量,跟过去比都有提高。

  “丰富的人力资源”加上“科技的进步”,使得中国的制造业在全球有了强劲的竞争优势。生产瓷砖的过程中还有许多细节可以节省成本,比如原材料、燃料、辅助资源等,这些基础性的原料成本不同都将大大拉开成本的差价。另外中国的规模庞大对于成本的摊薄效应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世界瓷砖生产国按产量排名依次为:中国、巴西、印度、土耳其、伊朗、意大利、越南、西班牙。其中除了伊朗以外,其余的都对中国提出了反倾销或者提高了关税。

  第三、企业积极突围成当务之急

  随着欧盟高达69.7%反倾销税率的执行,欧盟市场目前已经对中国瓷砖竖起了高高的壁垒。作为一个以外贸为主的企业,佛山砖一陶瓷公司的总经理刘海威对今年的业绩非常悲观。

  欧盟提高关税之后他对欧盟的业务全部停止了。不仅如此,他的另一主要市场中东今年因为政治危机也停顿了。

  就在欧盟向众多类似刘海威这种类型的企业给出高达七成的惩罚性关税时,他们都开始把目光转向其它市场。今年3月在欧盟反倾销初裁以后,佛山瓷砖行业喊出了“西方不亮东方亮”的口号,希望开拓更多的市场。但是纳来建材的张锦良对此却颇感担忧。他告诉记者,今年3月份当欧盟对中国陶瓷反倾销立案以后,巴西圣保罗建材博览会就一下子多了很多中国瓷砖出口企业。

  不出张锦良预感,由于一下涌入太多的中国瓷砖,就在半年之后巴西针对中国陶瓷业的制裁措施就出台了。

  张锦良还告诉记者,国内一些同行太急功近利。比如无标识的瓷砖叫做“裸砖”。已经算是成品,可以直接使用,也可以进一步深加工。但是一些企业为了盈利,搞起了掠夺式的营销。

  张锦良认为,那样的包装既没有显示产品名,也没有显示场地,终端消费者拿到了产品以后,根本就识别不出来是哪个国家,哪个企业生产的产品。但是目前在国内,既使是大企业,也会使用那样的包装,不能以自己本身的品牌向国外销售,即使品牌在国内有很高的知名度,但是在国外,终端消费者根本不认识。

  在中国世贸组织研究院副院长屠清泉看来,这些低级销售方式来搞国际贸易的往往破坏中国企业整体形象,并授人以柄。屠清泉认为,现代国际贸易,国与国之间发起反倾销已经是一种常态。所以当陶瓷砖的对外出口遇到阻力之时,最有效的应对方式应该是积极面对,而不是逃避性地转移市场。

  10年前,蒲鼎新带领所在“上元欧联公司”应对了来自印度的反倾销。当时许多国内同行基本上没有应诉的想法。由于积极应诉,蒲鼎新直接获得了市场地位,最终他的企业获得了零关税税率。而其它没有应诉的企业,最高获得了247%的高额关税。如今他的企业已经把反倾销应诉当作一种常态工作来做了。并且纳入平常的企业管理工作,并会派人不定期调查财务账本。

  和蒲鼎新的选择不一样,张锦良曾经面对韩国的反倾销,他没有去应诉,面对欧盟的反倾销,也没有去应诉。然而,当他主攻的巴西市场也提高关税之后,想要回头那些大门都已经向他关闭了。张锦良说,国外一旦提出反倾销,就必须要提高警惕,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企业,出口比例占整个厂家的销售比重比较大,就更加要重视反倾销的立案。

  目前应对南美瓷砖的反倾销还在进行当中,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是针对中国瓷砖反倾销的应诉牵头单位。副会长刘贻南认为,积极应诉本身也是一个宣传自己的过程,他们的原则是全力抗诉,全力抗辩,争取让他们了解中国陶瓷业的发展状况。

  与此同时,记者也了解到,走出国门办厂,逐渐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此次欧盟瓷砖反倾销于去年6月立案之后,雅士高夫的陈彦斌就开始与法国企业进行了合作办厂。未来,他们的企业将享受欧盟本土企业待遇,不受关税限制。

  根据世贸组织规定,加入世贸的成员国15年后可自动获得完全市场国地位。按此规定,我国将于2016自动获得完全市场地位。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成员王磊律师指出,获得完全市场地位肯定有好处。但是并不意味此后贸易保护注意就不针对你。所以中国企业需要调整心态,积极应对。

  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成员律师王磊说:“只要欧盟这样的国家在使用反倾销的时候,不抛弃所谓非市场经济的前提,出口欧盟的企业,在应对欧盟反倾销的时候,大多数是难逃高额反倾向费率这样一个命运,所以说这个已经为过去的几十个反倾销案子证明,而且在今后几年当中仍将是一个残酷的现实。”

  在屠清泉看来,短期上看,反倾销对于整个陶瓷行业来说是不利的,很多中小企业的利益进一步压缩,并可能会使一批以出口为生的小企业倒闭;但是从长远上看,对整个行业却具有促进作用。它迫使中国的陶瓷企业在出口时,不再是以低价量大取胜,而是会更加注重走品牌路线,并生产更多高附加值的产品。日本和韩国的经验已经充分说明了这种情况,他们现在受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非常少。”

  这一点已经在一些瓷砖企业那里得到了印证。雅士高夫的产品由于有科技创新,并且还加入了不少艺术设计比较符合欧洲消费者的消费心理,所以此类独创性产品的销量依然有所增长。

  陈彦斌认为,原创性产品的增级潜力比较好,如果同行互相仿冒,那普遍的抛缸砖、磁片产品基本上没有空间运行。

  此次获得相对较低关税的简一陶瓷,认为进行差异化产品定位很关键。简一陶瓷李志林也说,差异化是最好的一条途径,比如某种产品,如果别人没有,相对来说自身价钱可以卖好一点。

  针对中国产品可能对某一国或地区一窝蜂地无序出口、竞争局面,业内人士普遍呼吁应当建立预警机制,信息提示平台。佛山市外经贸局副局长谢伟雄认为,紧紧抓住信息预警是非常重要的,及时为企业提供一些思想动向的信息,让企业在发展过程当中做好准备。”

 

此文关键字:广东佛山瓷砖,地砖生产厂家,瓷砖生产厂家,瓷砖工程,佛山地砖,抛光砖厂